團隊介紹 | Team introduced
您當前的位置是:首頁 > 文化與保險 > 團隊介紹

導演高則豪:資本為王,妥協成兩難,劇本打磨5年的“內情”是電影人的苦楚
  

初見高則豪,是在一段視頻采訪里,他在講述電影《目擊者》的創作過程;再見高則豪,是在世貿天階商業區擁擠的人流中,帶著黑框眼鏡的他在人群中有著突出的學者氣質。


從廣告業轉行到電影業,高則豪已經跨界十余年。這一年,他帶著第二部作品《殺瓜》陸續登上華沙、FIRST、蒙特利爾等國內外各大電影節展,領回的諸多獎項回報了他的付出和努力。


在高則豪看來,一個人只要想把事情做好,就會遇到挑戰。但他并不把拍電影當作挑戰,“這是我喜歡的事情,我愿意投入心力和精力把它做好。”


“從事電影,是一種本能反應”


一個人選擇某種職業,會有各種原因。


1994年從廈門理工學院美術專業畢業后,高則豪當了廣告片導演,按照他自己的話來說,“學任何一個學科,都可能成為導演。”但干了幾年廣告后,高則豪發覺拍廣告是為廣告商服務的,是一個服務行業,大多是拍漂亮的畫面,盡管也有創意空間,但相對較少。


隨著年齡慢慢增長,拍廣告片已經不能滿足高則豪自我表達的欲望了,因此他希望從事電影業。與拍廣告相比,他認為拍電影更有意思,也能帶給他更多創作空間。


“電影在創作上主觀的東西更多,雖然也會受到制片方等各方面的影響,但是相對來講,電影還是導演的作品。


之所以認定了要去拍電影,也是因為高則豪愛看電影,“看了很多電影,就會慢慢喜歡上它,之后就希望去從事它,這是一種本能反應。”


因為一部《記憶碎片》,高則豪被英國導演克里斯托弗•諾蘭驚艷到了,他喜歡上了諾蘭的作品,尤其是《黑暗騎士》。這十幾年,高則豪看著諾蘭一部部地拍,越拍越大,直至成為好萊塢頂級電影導演,這讓他成為電影從業者的信念更為堅定。


高則豪轉入電影行業可謂步步為營。2005年,他到北京電影學院參加了為期一年的導演系研修班的學習。這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。“那個課程就一年,我給自己又加了一年,專業蹭課的。”高則豪靦腆地笑了,他對當時的感受記憶尤深,“讀那個班有一種幸福感。走進主教學樓去上課的時候,我感受到一種儀式感。在那棟樓里,每間教室都由老師帶著學生看電影。各個系不一樣,有導演系、攝影系、美術系、電影學系、制片系,但都能感受到大家學習電影知識的渴望。我也不斷吸收著我想要的東西。”


離開北京電影學院后的第五年,即2012年,《目擊者》上映了;第九年,即2016年,《殺瓜》創作完成。期間,他繼續接拍廣告和短片,為了生存,也為了尋找拍電影的機會。

“媒體經常報道某個劇本花了五六年時間來打磨,其實是因為找不到錢。”高則豪道破了文娛圈里的這個秘密,大部分的情況是這樣,當然,確實也有劇本是寫了好多年的。”


找投資真就這么難?高則豪說,對于沒有作品的新導演而言,的確困難重重因為國內目前的電影資金大都向“頭部”集中。不過有了像“青蔥計劃”“FIRST創投”等渠道之后,很多新導演就可以通過努力而獲得機會。


《目擊者》《殺瓜》都是小成本影片,盡管對于“大片”也有向往,不過高則豪對此亦很坦然:“諾蘭也是一步一步往前做,現在才能拍上億美元成本的電影。” 


“獲獎絕對不是鍍金”


無論是《目擊者》還是《殺瓜》,都充滿了戲劇張力,也都表現出深刻的人文關懷以及對生命的思考。影片的這種主題表達,與高則豪在財新雜志社兼職四年的經歷不無關系。這家媒體關注民生問題,高則豪在那段時間看過太多人生百態,對現實世界的認識更為透徹,他的世界觀也由此改變。


同時,他也喜歡當代作家的小說,描繪當代人和當今時代的現實主義作品給了他很多啟示。“關照現在的時代、我們的生活、自己和周圍人的發展,洞察人性,漸漸形成自己的觀點,自然會把這些放到作品里。”


高則豪參與了兩部電影的編劇工作。“幸運的是,我在劇本階段就開始介入,《殺瓜》是我自己寫的劇本,《目擊者》基本也是。我可以把自己想要的東西放到故事里。”


值得一提的是,這兩部電影從一開始就沒有采用商業片的運作方式。它們都不是純粹的商業片,而是更偏向文藝片,因此在參加過國外電影節后再轉內銷,反而受到國內市場的歡迎。《殺瓜》獲得了“最佳電影華沙大獎”、第四十一屆蒙特利爾世界電影節“中國電影競賽單元提名”等榮譽,《目擊者》也入圍了第二十九屆華沙電影節。而國內的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,高則豪和他的作品也已經成為座上賓。“他們這幾年做得越來越好,上一屆的主席是王家衛,這一屆是婁燁。現在國內扶持新導演的機構越來越多,甚至吸引了國外青年導演的片子投向國內。”他說。


對于去國外“鍍金”的說法,高則豪并不認同。“獲獎絕對不是鍍金——  一部電影是不是金子,是早決定了的。”他認為影片得獎有一定的好處,比如會受到媒體的關注,有利于后期的發行和宣傳,“但至于后續到底怎么做,就得看制片人的考量了。”


其實,無論是進院線還是院網同步發行,對于小成本影片來說,都是回收資金的渠道;而對于創作者而言,作品能夠讓更多的人看到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高則豪對于走哪個渠道并不糾結,“不一定非要在電影院上映,我沒有那種執念。”


不過,令高則豪頭疼的是相關資源配套的跟進,“大家認為我拍得挺好,也能在電影節上拿獎,但是后期的發行跟宣傳還是遇到了問題。”這是前些年的情況,如今高則豪看到了一些可喜的變化。“國內一些新導演扶持計劃做得挺好,不僅提供拍攝資金,還給予輔導,影片上映時還有一些支持,整個態勢越來越好。”


“做電影的人都活在虛幻當中”

高則豪盡管是福建人,但普通話很標準,語速較慢,條分縷析,每個問題都是認真思考后才給出答案。盡管有人對他說這樣效率太低,不夠雷厲風行,但“慢一點,挺好”,高則豪表達出了自己的喜好,“我不習慣跟語速特別快的人打交道,而且那樣的人腦子轉速也特別快,甚至遠超語速,和他們打交道很累。”

人是容易被外部環境影響的。當被架到一定位置的時候,人常常會迷失,會自以為是。”在高則豪看來,人應該保持“自我懷疑”。他就經常剖析自己:“我拍了兩部電影,我會拍電影了——但是,事實真的是這樣嗎?不一定。”


這就是喜劇。“喜劇是人所處的環境和境遇與自我認知不匹配,進而產生一種割裂感。”高則豪闡釋著自己對于喜劇的理解,“喜劇不僅僅是逗觀眾笑的,也有特別黑色又有趣的。”接下來,高則豪對于即將執導的喜劇電影做好了儲備。

    中國保險學會網   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    中國人民保險集團    中國證監會    中國保監會   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        金聯安保險經紀(北京)有限公司   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   
版權信息:金聯安國際投資集團 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北苑路170號凱旋中心C座1901室
郵編:10010 電話:010-58235080 傳真:010-58235059 京ICP備14024596號 技術支持:原創先鋒
安徽11选5乐三奖金制度